斯坦福校友故事 l 路漫漫其修远兮,愿能一同上下求索

        首先,祝贺母校2018-2019学年顺利开始!

        在AIC度过的两年时光于我是受益匪浅的。学生的热忱,老师的热情,充满机会,这些都是我喜爱和挂念着AIC的原因。我真的很想念在AIC时同学们之间亲密的友情,那种有归属感的校园氛围,老师温暖的笑容,宿舍暖心的夜谈,漫长的学生会会议,等等,都让我非常想念!每当这些画面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时候, 我都忍不住怀旧起来。此外,我在课堂内外学习到的知识和技能也对我此刻的生活和学习大有裨益。我将永远感激在AIC认识的每一个人和在AIC生活经历过的每个时刻。



    后排右二为王泽澄同学

    人物档案
        王泽澄,2013年入读从AIC,2015年转学世界联合学院(UWC)印度分校。以IB 42分,托福115分,ACT 34分,被美国斯坦福大学录取,是2017年广州市唯一一位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学生,现准备升读大学二年级。
        我们和泽澄同学连线采访的时候,他正参与斯坦福大学的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 REAP),为期十周的实习。REAP致力于发掘中国农村发展的根源问题和解决方案。泽澄同学所在的项目组为农村社区设计了一套健康管理员的训练教材。这些健康管理员将走访社区中的孕妇和婴幼儿妈妈,为她们提供喂养和培育宝宝的指导,从而避免农村宝宝在婴幼儿阶段就输在认知和心智发展的起跑线上,长远地提高农村劳动力的人力资本。六月底,他们小组花了一周的时间在全国贫困县宝鸡陇县走访了30多个家庭,熟悉了当地不同经济环境的家庭在准备婴幼儿辅食过程中的差异,希望收集来的一手资料可以帮助制作这一套健康管理的教材。
        Q:恭喜泽澄同学成功入读斯坦福大学,你觉得IB对斯坦福学习带来哪些的优势?
        在这里由衷地安利一发IB。IB的全人教育与美国大部分综合性大学和所有文理学院所倡导的“博雅教育”是完全吻合的;IB的知识论(ToK)和其他科目中所贯穿的批判性思维技巧是本科学习中不可或缺的能力;而IB的拓展论文(EE)也对未来撰写更加严谨的学术文章铺好了路。所以说如果能扛得过IB严苛的学术训练,本科的课堂上的吸收与汲取与课后的学术阅读和写作一定不是大问题。
        Q:AIC是一所以多元文化著称的IB学校,那么在过去的日子里,在AIC有什么让你特别印象深刻的吗?
        AIC的“学习者社区”确实是非常多元的。比方说在和老师交流的过程中,我不仅能学到很多学科内的知识,还能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体会到文化差异带来的教学风格的不同。又比方说在和国际学生一起生活时,我既可以了解到各国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习惯,又可以在平时随口拉家常时找到很跨越文化和国界的共通点。




        Q:为什么选择AIC?
        当时选择AIC这个决定是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我完全可以根据中考成绩就读执信中学,或者留在当时的中学升入高中国际班,为什么选择IB学校?主要原因有三个:IB课程、软件硬件、国际生资源。首先,IB课程讲究博学多识,不局限于普高的文理分科,同时还能培养批判性思维和学术论文写作能力。其次,AIC的师资(软件)和设备(硬件)充足而专业:我当时试听了一节Pre-IB的人文课,历史老师以情景模拟的方式为我们讲述了二战中战壕的场景;而我当时又很希望在高中阶段继续学习艺术,AIC的艺术工作室恰好提供了几乎取之不尽的高质量素材和原料。最后,AIC每年都会招收一部分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与国际生交流的机会将让我有机会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多元,从个人的角度了解不同的文化。
        Q:从AIC到印度UWC,又从印度UWC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对你来说这是怎样的一种跨越?你觉得是哪些因素让你实现这样的跨越?
        我觉得心态最重要——学会求同存异、主动迎接挑战、拥抱未知的可能,或者说是心理学上说的“成长型心态”(Growth Mindset)。在一个新的环境里,每时每刻都会有新鲜的事、不熟悉的人、没见过的东西,只有不断跳出自己的舒适圈,用新奇的事物来拓宽自己的视野、增长自己的见识,才能磨练自己的意志,促进自己的成长。听起来很假大空,其实很接地气:比如说鼓起勇气和隔壁宿舍不相识的同学搭上两句话,比如说尝试旁听一门自己完全不了解的课程,比如说参加两个自己闻所未闻的课外活动,这些其实都不是难事,但要主动跨出一步去做。
        Q:很多人认为在IB的学习中,管理好时间,不能有“拖延症”,你有什么真切体会?

        拖延症是人都会犯,其实特别难避免,而且有的心理学观点认为适当的拖延其实是必要的,毕竟IB学生也都是人不是神,劳逸结合工作起来才更高效嘛。但拖延之前要给自己设一个可以承受的限度,以及拖延完以后期望达成的目标。举个例子,你可能写作文写累了想打一盘王者,那就跟自己做个承诺:打王者也可以,我先写完这段然后再开始,而且我只能打一盘——顶多两盘,但绝对不超过三盘——然后今晚之前我一定要写完第一版草稿。




        Q:AIC的IB学习之旅,对你在印度的学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AIC为我学习IB打下了非常非常扎实的基础。Pre-DP一年让我从初中全中文的教学环境慢慢地适应到了IB全英文的环境。在和老师沟通、与同学相处的过程中,我逐渐开始在学习和生活中用英文思考。AIC的国际生让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世界之大,令我更加确信我要走向更大更广阔的世界。同时,AIC的中文课(语言与文学)让我开始学着用中文进行批判性思考,相比传统的语文课教学,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Q:据了解,你在AIC读书的时候还创办了学生刊物《NOW此时》,为什么?谈谈你当时的想法,让现阶段AIC的同学们了解一下《NOW此时》的前世今生。
        办《NOW此时》是我自认为在AIC两年中最大的成就了。当时一来是希望让同学们有一个发出声音、流通信息的渠道,二来是想给大家创造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从一开始一个小小的想法,到获得一帮同学老师的支持印出来第一期,再到一年下来满满当当十五份风格迥异的印刷品;从几张薄薄的A4纸,到八大版A2对开的刊物,再到一年后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的延续——《此时》的第一年也经历了不少碰壁、尝试、改变。很高兴每年还能看到AIC一届又一届的师弟师妹把《此时》给传承下去,时不时打开微信订阅号还是能看到惊喜的。希望今后能有更多同学加入到这个有趣的校园事业中去,发扬光大。
        Q:在AIC你都参加了哪些CAS活动?这些活动对你的影响有哪些?

        除了负责学生会、办《此时》、玩模联以外,印象最深刻莫过于项目周和几个高年级同学一起组织去的支教了。当时他们几个同学非常有主见,也很有号召力和执行力,联系了学校、筹集了善款、购置了物资、安排了行程,便带着我们一群人跑去广东揭西乡下。虽说当时的教学质量不敢恭维,送去的电脑学校之后会不会用也毫不知情,对学生带来了多少积极影响更不好说,但在学校几天的时间对我一个城市孩子来说真的很开眼界,让我更加珍视自己的教育机会。那一次经历也给我埋下了一颗公益的种子,从那以后我的每一次社会实践和社区交流都会加以更多的前期准备和后期反思。




       Q:对AIC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想说的?
        AIC于我是一个充满了机会的试验田,它给予了我充足的养分和优质的环境,让我不断的尝新和锻炼,寻觅和创造机会。下面这些建议都是“房间里的大象”,也就是尽人皆知却没人去做的。总而言之:多观察、多思考,多尝试、多挑战,多向老师讨教,多和同学交流,好好利用身边的资源,好好做一些不会让未来的自己后悔的决定。路漫漫其修远兮,AIC不是唯一的起点,大学也不是终点,愿各位能和我一同上下求索。